公司动态

南都大湾区工作室推出“湾区共享”调研报告,关注内地同港澳的互利合作

 

 

2017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在提及粤港澳大湾区时,强调“推动内地与港澳的深化合作”,而2018年的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则强调要“全面推进内地同港澳互利合作”。这种表述上的差异及微调,反映了内地与港澳的合作将从强调深度到重视广度,这亦可视为中央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提出了新要求和新任务。事实上,大湾区的建设的终极目标,就是在遵循“一国两制”基本方针的框架下,让内地9市与港澳携手,打造全球最具发展空间的大湾区都市共同体。

但此前的合作,多侧重于经济领域,而在社会、文化、法律、生态等方面的合作程度并不够、契合面也不够广。内地与港澳的合作如何做到“共建共享,互利共赢”,需要双方在更高更广的层面,迈出更实质的一步。为此,南都大湾区工作室推出“湾区共享”调研报告,开篇我们将聚焦点投射到新一代入粤创业创新的港青身上。

在狮子山精神的照耀下,尽管面临诸多困难,新一代香港青年依然络绎不绝地来广州乃至广东创业。

2015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和创业青年一起喝咖啡,鼓励年轻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国内的创业潮由此万马奔腾,这股大潮南下至广东,正好和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大战略汇合,港青北上创业由此起势。

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国家主席习近平视察香港,提及“每一代青少年都有自己的历史使命和机缘”,殷切鼓励当代香港青少年要把握历史机遇,选择正确道路,报效香港、报效国家。来自中央高层的寄语和期望,更是激励了无数心怀梦想的港青像上世纪老一辈港人一样,来广州乃至广东打拼。

在港青北上的潮流中,作为地缘相近的广东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虽然不知道来穗创业的港青具体人数,但要找到这一类群体似乎并不困难。据共青团广东省委的调查数据,近三年来每年在粤求学的港澳大学生约有1万人,占在内地求学学生的一半,仅2016年一年,在广东就业的港澳居民就有1.6万人(其中香港居民约1.46万人,澳门居民约1400人)。

70后的吴杰庄,90后的梁翠盈、余强和郑汶珠,在这些南都记者采访的在广州创业的港青代表身上,都洋溢着白手起家的自豪和冲劲,他们亲手选择了自己的人生路,对于粤港乃至内地香港两地的风云际会抱有坚定的信念。

在这一串名字里,既有土生土长的纯港青,也有父母有一方是港籍、从小在内地和香港两地频繁切换的跨境青年,不同的身份符号并未成为他们人生追求的羁绊,在香港产业结构单一、地价楼价高企、人口走向老化、观念分歧等社会挑战面前,熟稔粤港两地环境的优势让他们开创求新、紧跟历史潮流无畏向前。

三十年前,老一代港人拿着订单和资金来广东开厂招工,打造了改革开放初期粤港两地前店后厂的经贸合作新模式。

如今时代已经滚滚向前,新一代港青循着前辈的足迹继续前进,在创新经济的大潮中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命运共同体走向世界。

70后本土港青吴杰庄

“只要走多一步就会有新天地”

四十多年前,他和父母挤住在十几平方米的香港公屋里度过了童年,带着出人头地的梦想咬牙坚持,先后取得了香港理工大学博士、清华大学博士后学位,如今已经是多家科技企业的投资人、全国政协委员。作为香港青联主席,他还和共青团广东省委一起创办了香港青年了解内地的信息平台易展翅网站,目的就是为了鼓舞激励新一代港青继续发扬狮子山精神。

作为新一代港青白手起家的代表,吴杰庄最痛心的就是老一辈引以为傲的狮子山精神在当下许多本土港青身上逐渐丢失。

香港公屋走出的创业青年

“我小时候家里非常贫穷。两三岁的时候,父亲申请了香港的公共房屋,之后我们一家四口就生活在一个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一直到我去上大学。”相比香港富豪庇护下的富二代或富三代,吴杰庄的出身是标准的香港草根。

然而,清苦的生活没有扼杀心中的梦想种子,更没有阻挡他改变自身命运的脚步。1999年,从香港理工大学系统工程专业博士毕业之后,吴杰庄和3个同学一起揣着两万港元的初始资金开发了一套基于指纹的企业员工考勤和安全管理系统,获得成功后,2001年他继而创立钛极科技公司并转入新的领域,着手开发人脸识别系统。不过,由于技术碰到瓶颈无法解决,这期间他遭遇了创业途中的打击。

“我知道清华的一位教授做相关研究,就想到去做他的博士后。”于是,在北京零下十几摄氏度的严冬,冻成冰条的吴杰庄在陌生的校园走了几个小时,抱着一堆材料登门拜访毛遂自荐,操着夹生的普通话恳请教授收下自己当博士后,最终用诚意打动对方,成为清华第一个香港的博士后。

做了两年博士后研究之后,吴杰庄的人脸识别系统最终研制成功,2006年旗下公司钛极科技也得以在美国上市,还成为华尔街日报和德勤评选的高科技香港IT公司。

大声疾呼港青重拾狮子山精神

对比自己早年的拼搏经历和时下香港部分青年的不思进取,吴杰庄顿感有大声疾呼的必要。

在早年公开发表的一篇文章中,针对大量35岁香港青年登记申请公屋,甚至不惜以兼职、散工等方式刻意不正式入职以获得申请优势的情形,他公开痛斥“不知何时开始买房成为衡量年轻人成功与否的标准之一,甚至有不少年轻人刚入大学,便加入争夺公屋的行列”。

令他觉得失落的是,对老一辈港人而言,居住之所仅仅是成功的附属品,那时所追求的成功,无论是在金融、IT、文化等行业还是独立创业,只要在任何一个领域做到出类拔萃,自然而然便能拥有居住之所,没有人会将其当做人生的主要目标而过度追求,而今年轻人却愿意为了“上车”牺牲事业。

历史和现实的巨大反差让吴杰庄深有感触地告诉南都记者,这一代的港青确实面临很多困难,但最怕的是躺在原地靠等靠要,“以我自己来说,其实只要你自己走多一步就会有新天地”。

为了鞭策部分港青不思进取的心态,他一再向香港青年大声疾呼,刻苦耐劳、同舟共济、不屈不挠的上一代狮子山精神是前辈留给香港的财富,新局势下香港青年更应奋发图强、自力更生、不拘一格,继承与发扬这一代的狮子山精神。

身体力行推动港青北上创业

为了推动新一代港青更好地融入社会、从内地蓬勃的发展中获得机会,几年前,吴杰庄开始逐步从青年企业家转变为青年社会活动家。他先后创立了全国首个服务大学生校园社交、社团活动的网站奇集网,又在广州和共青团广东省委一起创办了全国首个实名认证的大学生求职平台易展翅网,如今已拥有一百多万名注册用户,“跟青年人接触比我做生意更开心”。

现在,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和香港青年专业联盟召集人,吴杰庄有一半的时间都投入在与青年相关的社会工作中:介绍香港学生赴内地实习,搭建青年学生就业创业的网络服务平台,为青年学生提供创业培训。在促进两地学生增进沟通的同时,他还在前海和南沙设立创业空间,鼓励两地大学生合作创业。“如果香港大学生直接自己来内地创业,没有人脉资源,失败率可能接近100%。”深知白手起家不易的吴杰庄,开始扮演港青北上征途中的引路人和牵线者的角色,将有创业想法的两地大学生联系在一起进行创业培训,指导撰写商业计划书,并为其中的优异者提供资金。

辅助港青北上创业才做了两年不到,吴杰庄的平台已经孵化了三十多个项目,有些初创公司已经获得B轮融资了,甚至有的还获得了千万级别的融资,这样的成绩也让吴杰庄非常自豪。与此同时,他希望未来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出台,他的创业平台还能复制到其他珠三角城市。

“作为一个过来人,又是在香港土生土长,我相信我的创业故事能够带给现在的年轻人一些影响,我也希望通过我的能力帮助一些有梦想的年轻人。”

90后跨境青年梁翠盈和余强:

“我们希望推出大湾区人才绿卡”

他们从进入暨大开始就怀抱梦想,要留在广州创业,要开创自己的事业,因此大学四年他们广泛参加各种学生社团和活动,结识更多的人、发掘更多的资源。去年,他们和一个在广州创业的海归青年一起合作创业,顺利拿到1500万元风投资金,计划推出一款针对海归留学生和都市高端白领的社交产品。

在内地生活和求学的经历,让这两个年轻人的普通话已经基本没有香港口音。坐在南都记者面前的他们,发型、着装和广州追赶潮流的90后年轻人相比并没有区别,只有言谈间对于香港年轻一代所面临的社会现状的感叹,才依稀折射出他们的港青身份。

由于父母有一方是港籍另一方在内地,刚刚从暨大毕业的两个90后年轻人梁翠盈和余强少年时期都在内地长期生活过。他们虽然有港籍,但并非纯粹的本土港青,而是属于跨境青年群体。

他们从进入暨大开始就怀抱梦想,要留在广州创业,要开创自己的事业,因此大学四年他们广泛参加各种学生社团和活动,结识更多的人、发掘更多的资源。

去年9月18日,他们的创业团队想到了做一个海归群体社交软件的创意。在这个创意背后,是团队目前已经在留学生出国和回国服务上积累70多万用户,因此把对这些目标人群的服务场景拓展至社交领域成为一个顺理成章的选择。

在正式动手前,他们花了一个多月去分析和对比目前市面上其它社交APP的功能,“市面上有些APP已经从社交软件异化成另一种工具,而领英这种职场社交又过于正式,我们想做一款瞄准海归群体和都市白领的高端社交工具,让基于相似教育和工作背景的人群能够很方便地彼此认识,而且这种社交并不只限于线上,还会有线下会面的配合,线上什么东西都可以是假的,文字可以抄袭或者编辑,照片可以PS,只有线下见面才是真的”。

谈到产品定位时,除了线上线下配合之外,他们还设想把这款APP打造成一个像耐克一样的潮流品牌,年轻人听到这个产品就会想到青春、活力、创意等文化符号,为此他们给产品取了一个很酷的名字———引力社交。不过,这一切才刚刚开始,新产品目前正在做上线前的调试和完善,计划几个月后先推出轻量级的微信小程序,再推出功能更完善的APP。

由于有一个广州本地合伙人的资源帮助,他们只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拿到天使轮1500万元的风投。当时合伙人在和朋友吃饭的时候说起这个创意,对方表示了兴趣,然后双方坐下来谈了五个小时就搞定。

没想到比融资更困难的是,竟然是如何跨过两地创业的门槛———虽然拥有港籍但长期在内地居住,在香港早已无住址,因此梁翠盈很难在香港登记注册公司,进而无法以港资身份入股新创业的公司,“我最后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跑来跑去才办完手续,办完之后真是长吁一口气”。

面对粤港两地制度的差异,他们有深切的感受,没有内地身份证开不了银行户口,回乡证的使用范围也有限,因此,他们对即将出台的粤港澳大湾区规划非常期待,“希望能推出大湾区人才绿卡,让我们这样的创业年轻人可以在两地活动更便利。”

90后跨境青年郑汶珠

“我不会退缩,会坚持到底”

18岁时在西南和西北边疆的背包旅行,不仅让她亲身感触了边民的淳朴和善良,当地农村的贫困状态也深深刻在这个香港年轻女孩的心里。虽然有父母经商资源可用,她依然决定从零开始创业,从公益游学做起,发誓用自己的力量去资助和改变当年所见的边疆贫困。

18岁考上大学的那年,郑汶珠一个人背包把西南和西北走了个遍,南至云贵,北至新疆西藏甘肃,自己搭帐篷睡在路边,徒步拦车让人捎一程,这种风餐露宿的经历她看到了西部旖旎的风景,也看到黄土和砖瓦下农村的贫困。

这一段经历,让这个跨境女孩(父母有一方是港籍另一方是内地籍)从进大学开始就萌生了创业的想法,希望通过商业开发帮助西部穷困农村扶贫,“当时我所见到的西部公益扶贫活动,效果都不算好,有一次我通过朋友圈募集的几千元扶贫款,最后发现并没有给到最需要的人手里”。

2016年开始,她逐步把想法付诸行动,想办法绕开内地对港资进入教育行业的门槛,借助父母生意圈的帮助拿到了100万元启动资金,注册了广州泓洋游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和广州日晞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最后入驻了暨大校方为学生创业专设的“WEI创空间”。

在校方的支持和团队成员的帮助下,她在公司开辟了乡村公益游学的线路,逐步组织广东甚至东部发达地区的学生假期前往西部农村公益游学,一方面增长青年学生对西部地区的了解,一方面给西部农村地区带去农家游的客户,“如果能开发当地旅游资源,当地农民不用外出打工,也就可以避免产生留守儿童等社会问题。”

这一想法固然很好,不过目前在市场开发上碰到了一些困难,为此她也在推出一条新的游学线路,组织即将报考大学的高中生在假期亲身走访心仪的学校,并且在拟报考的专业院系里邀请一些师兄师姐答疑,帮助这些高中生更早地为大学生涯做准备。

她坦言知道前路艰难,眼下又碰到自己港籍身份无法报考内地教师资格证的挫折,没有教师资格,名下的教育公司开展业务也会受到限制,这样的商业起步对于一个刚刚22岁的年轻人来说并不容易,“不过我不会退缩,会坚持到底”。